时间阿陆柒

你们都是小天使,爱你们!!!

宣群

黑执事

喜欢夏尔,赛巴斯,托兰西balabala都来玩

话不多说,我们群里见!!!

渣反小番外

渣反小剧场之狼人杀

接触狼人杀有一段时间,试试带入角色,

ooc归我,欢迎高玩指点

1 沈清秋 2 柳清歌 3 冰妹 4 冰哥 5 漠北君 6 尚清华 7 岳清源 8 沈九

人物身份在最后,想知道的小盆友直接看最后

【系统】欢迎用户启用小游戏狼人杀,身份牌已发出,请做好准备,享受游戏过程。

沈清秋:闲来无事来一把呗,好久没玩了还有些还念,相信以各位的学习能力已经知道规则了。(看了看自己的身份牌,抬起头笑眯眯看着周围的人)

柳清歌:(了然自己的身份,尽量语气平淡道)你怎么闲时间这么多,就今天一回啊。

冰妹:(看自己的身份,又看看自己师尊,本想弱弱开口探探师尊的口风,但有冰哥在场,不想输他便拿出些攻的气势)师尊想玩就陪师尊玩,多久都好。(说完放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冰哥:(看好身份便将视线放到对面的沈九身上)我无所谓,既然师尊要求那便来。

漠北君并未多话,知道身份后瞟了一眼旁边的尚清华。

尚清华一副大干一场的架势,想着自己高中不知玩了多少把,对付这些新手,这局绝对赢。于是放下牌,暗暗给漠北君发了个“好人跟我准赢”的眼神(其实在场人都看见了)。

岳清源无视了师弟跟漠北君的互动,微微笑了笑道:这回就当茶会,还希望各位和平相处。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沈九。

沈九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冰哥跟他不是一个阵营就第一个票出去或者刀掉他,之后沈九低头看了眼身份牌不禁笑了笑,看了圈周围的人。做了个手势示意游戏可以开始。

【系统】那么,游戏开始。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2.3.8号,柳清歌,冰妹,沈九睁眼,相互看了看,冰妹眼神流露出一丝失望。在一番讨论之后,三人确定刀4号,冰哥。

【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冰哥慢慢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扫了一遍所有人。
【女巫,今天他(4号)死了,你有一瓶解药你要救吗】冰哥挑了挑眉点头。
【你有一瓶毒药你要用吗】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请验人】
尚清华睁眼,本想比个3,但犹豫了一会儿比了个1.
【他是(好人)】
尚清华松一口气闭上了眼。
【猎人请睁眼】
岳清源看了看周围的人
【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昨晚是平安夜,接下来请1号开始先发言】
         “哟,没人死啊,是狼空刀还是女巫救人啊”沈清秋道“既然我先发言就坐实下我身份,平民及平民以上身份,总之好人胜利我就胜利,其他信息我不知道,目前还没有信息怀疑任何人,过。”
        柳清歌道“一样,在前排位置我没有信息,师兄说的我同意,我身份做好,过。”
        冰妹将黏在沈清秋的视线收回来,发言“师尊发言没问题,但是柳...师叔我要轻踩一下,根据师叔平时的脾气,早都摁不住起来要跟恶势力干一架,今天怎么话这么少,另外,给4号丢个水包,一看就不像好人,下来我会仔细听4号发言,过。”
        冰哥瞟了一眼冰妹,内心翻了个白眼。清了清嗓子“3号踩2号我不反对,认同2号有问题,但是给我丢水包真的单凭外表么,一上来没有提示点了两个人,我看你才是有问题,暂定你狼,我比平民高一点,如果后面有发言踩我的,投票的时候请各位分清楚,另外我会格外关注师尊,过。”说完扬了扬嘴角看向沈九方向,沈九毫不回避的瞪回去。
        漠北君“前面发言个人觉得1号,4号没有问题,现在也只是单听你们讲,我是个平民,没什么提示,暂时跟4号,后面如果强神跳出来我再看看,过。”
        轮到尚清华“我先说下我哈,我绝对好人,好人跟我没问题,前几位发言下来我觉得2号有问题,也只是单凭你发言,如果你能活到明天还请好好说话,我暂定1号瓜兄,5号漠北君没问题,过”
       岳清源“暂时看各位还都行,不过听这意思,大部分准备票柳师弟了?我认为不太好,单凭发言来判断有点草率,发言的里面应该有狼,两只。当然,这是我个人观点,我是平民及平民以上,希望下一轮有跳出来的神带个方向,目前信1号,下来看小九发言,没有漏洞我也信他,过。”说完给了沈九一个好好表现的手势。
         沈九看了眼岳清源,自动过滤掉那声小九的称呼,“到我了?既然我是归票位那就多说一点,我身份平民,1.2.3里出一匹狼,一个是4号小畜生在我这儿狼面大一点,1号待定,如果昨晚狼空刀那皆大欢喜,但狼没那么蠢,所以在这儿建议女巫活着的话下一轮可以出来,就像掌门师兄说的,给好人带个队,过。”
     
   【发言结束,请投票】
   【7号弃票,2,8号投4号,1.3.4.5.6.投2号】
   【投票结束,2号出局,请留遗言】
    柳清歌:我是平民及平民以上出局,单凭发言你们判断错了,解药已经用过了,狼玩得很好,还有三只,你们慢慢推吧。说罢拂袖离开。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冰妹和沈九同时比了5
    【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请验人】
     尚清华指3
    【他是(狼人),预言家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昨天他(5号)死了,你有一瓶解药要用吗】
    【你有一瓶毒药要用吗】
      冰哥想了想摇头
    【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昨晚5号死亡,没有遗言】
     漠北君离开,尚清华一脸震惊。
    【现在请6号开始往后发言】
      尚清华:漠北君死的不对劲,他昨天并没有直接指出票谁,也没有说自己什么身份,我认为狼在混淆视听。反正漠北君被刀我昨晚也有收获就跳了,我是预言家,第一晚验人1号瓜兄我金水,昨晚查杀3号洛冰河狼人,今天大家票他,之后如果有人跳预言家,那他铁狼,过。
       岳清源:尚师弟是预言家,按照他的说法那刚才柳师弟真的是平民或者神走的?那运气差一点,场上还有两狼两神,好一点是两狼三神,女巫解药用该用掉的,所以暂时认为2号女巫,如果没人跳预言家我暂信尚师弟,我是神职,过。
      沈九:行吧,局势明了,我说一下,我是真预言家,尚清华铁狼,刚开始我还以为你在炸身份,但后来你说谁跳预言家谁铁狼,那么我认为你在维护自己的假身份,一开始你演得很好,先说自己好人,后来票了2号,其实你借3号发言抗推出去一个好人,2号应该是女巫走的,他说了解药没有了,然后再踩3号来做高自己身份。再说一下我第一晚查杀4号狼人,昨晚7号是我的金水,第一天我没说是怕我活不过之后的晚上,今天你穿我衣服我当然要跳出来,那现在就是4.6狼人,点了两个狼,今晚我真预言家可能会死,白天一定要票走6或4号,过。
      沈清秋:两个预言家啊,很明显,其中一个是假的,6号给我发金水,我的确是好人,3号第一天发言有问题,清华说的有道理,查杀了狼就该跳出来,九妹在我这里暂时做低,过。
       冰妹:我是好人,同意8号说法,2在我这里确实狼面很大,而且师尊你昨天也票了2号师叔,应该跟我想的是一样的,狼还有两个,6号今天票走,明天猎人能出来的话带走一个,好人就胜利了,师尊信我,过。
      冰哥:8号狼人,我信6号,因为我是女巫,第一晚我自己被刀,我救了自己,想刀我的也只有8号的可能性最大,你说对吧师尊。3号狼,2号是不是我不清楚,但是6号预言家我同意,今晚预言家会死,但是我没有解药了,所以今天还请各位票出去3或者8,晚上我再毒一个好人获胜,过。
      【发言结束,请投票】
      【1.4.6投给8号,2.7.8投给6号,请6.8号重新法发言,6号先发言】
        尚清华:我是预言家,一开始我就说好人跟我走没有问题,3号我查杀的,8号跟我对跳都是狼,2号我是没法确定,但是场上两狼已经明确了,票一个再毒一个好人获胜啊。
         沈九:6号铁狼,你跳出来为什么说既然5号死了你就跳了,2号说自己好人女巫走的在我这里做好,4号说自己女巫我不信,3号被假预言家查杀很明显是好人,7号是我金水,除了4.6游戏结束好人获胜了。沈九说着并不着急,他手里似乎还有张底牌。
    
      【请重新投票】
      【1.3.7.8投6号。4.6.投8号。】
      【6号出局,请留遗言】
       尚清华:瓜兄你信我啊,剩下两狼就是冰妹和九妹啊,女巫晚上毒其中一个,白天票走另一个就行了。
   
      【天给请闭眼,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沈九笑着比了个7号,冰妹眨了眨眼有些不解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请验人】
      【展示查验结果】【预言家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女巫昨晚他(7号)死了,要不要救】
      【你有一瓶毒药要使用吗】
        冰哥比了个8号
      【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昨晚7.8号两人死亡,没有遗言】
       冰哥离场
      【猎人使用技能】
        岳清源相信沈九,带走了4号冰哥。
      【游戏结束】


      【狼人胜利】












1 沈清秋 平民
2 柳清歌 狼人
3 冰妹 狼人
4 冰哥 女巫
5 漠北君 平民
6 尚清华 预言家
7 岳清源 猎人
8 沈九 狼人














幕后。。。 沈九赢了,赢在最后赌一把岳清源是不是猎人,和岳清源对他的信任。
岳清源…去找沈九,然后沈九居然破天荒的和他的七哥在一起安安分分的喝了杯茶
冰哥输给沈九面子上过不去,回了魔界
尚清华各种懊恼,明明就赢了的…
漠北君对他一言两语的安慰
冰妹哭唧唧去找师尊求原谅
沈清秋不禁赞叹九妹的机智
柳清歌回百战峰开始练桌游









感谢看到这里!!!小九把输赢赌在七哥身上,七哥信任小九的感觉太棒!!!

冰九
小脑洞   小条漫

ooc归我

这对太可爱!!!

冰九—七夕

小脑洞

今天沈九依旧凶唧唧

又是一年七夕

洛冰河一如往常来在沈九身上找乐子
他给沈九安置了间竹舍,如同当年那样
“师尊,你知道么,七夕是恋人相会之时。”洛冰河进门说到。
“那你来找我作甚?”沈九头都没抬
“过七夕。”洛冰河波澜不惊
“呵,七夕你不跟你那群女人们狗混找我过七夕?小畜生,你的脑子怕不是…”
嘲讽的口吻还没把话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疼痛禁住,满身的疼。
“天魔血…”沈九经不住,一手撑着桌案,眼里满是怨恨和不甘
“师尊,你话太多了,歇一会儿吧……”洛冰河说着,俯身下来。
“从前都是您教我东西,今天我来教教您,怎·么·过·七·夕”后几个字几乎被洛冰河咬着说出来。

话罢便直接伸手摁住沈九,俯身下去…

剩下沈九的叫骂声和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虽然我单身,但祝各位有对象的七夕快乐!

有关冰九的脑洞。配合薛之谦的演员食用更佳

薛之谦—演员
冰九—魔界地牢
主角你们的,ooc我的
      洛冰河将沈九关在这里,他的内心对沈九恨到底也爱到底。从年少时对师尊感激,敬佩,敬爱到从无间深渊回来后的厌恶,憎恨。种种情感在洛冰河心中来回纠缠,混沌不清。
      “师尊,弟子的照顾可周全?”地牢中洛冰河轻声开口问到 “呵”沈九不屑,周围潮湿不堪,弥漫着腐烂和血腥的气味。“也罢,畜生能做到的照顾也就这些。”
       洛冰河闻言出奇的没有上前,只是静静的看着地上的人,沈九丝毫不畏,以略带挑衅的看着害他到这种地步的曾经的弟子。
        许久,洛冰河甩袖离开,关上牢门,地牢重新回到一片黑暗之中,沈九轻笑一声,仿佛是在叹洛冰河的愚蠢,而后靠在墙边轻轻阖眼。
        风的声音,竹叶的清香,还有...阳光的照射....感受到这些沈九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周围不是潮湿的墙壁和锁链,而是他的竹舍。沈九重新睁开眼睛,不错,是这里,一切如故。
        “师尊醒了,还请师尊用茶”当沈九还在沉浸在周围景物时,童稚的声音从外传来,沈九回头,他看到的是年少的洛冰河,身高不及他的肩,身着清静峰弟子特有的服装,头发由青色发带系着,脸上是孩童特有的笑脸,让人看着舒适可爱。洛冰河双手将茶呈上,沈九迟疑了一瞬,抬手又将手放下“放那儿吧,你可以出去了。”沈九吩咐,一个温润无害的孩子到无恶不作的恶魔,一切是他咎由自取,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对待洛冰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见到他。
         沈九看着茶盏,是他喜欢的那副,茶水的色泽澄澈,他伸手端起茶杯送到嘴边,感受到的茶水温度刚好,七分热。沈九的嘴角自己都未察觉的扬了扬。
          洛冰河出门后并未离开,侧身躲在竹林,透过窗子看里面的人,当沈九端起茶杯时,他笑了笑。
        “师尊,温度刚好,是你当年浇在我身上的温度,我记着呢。”
       地牢的潮湿阴冷再次将沈九唤醒,是梦...沈九喃喃。“小畜生,何必呢...”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洛冰河从榻上起来,回味着刚刚的情景,“师尊,何苦呢...”



       一旁的梦魇看到一切,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魔尊对沈清秋又是折磨又是关护。

欢迎广大小可爱!
感兴趣就来吧!
顺便群主沈九在线等冰哥~缺多多的人~